今天是:
站内检索:
当前位置:安徽省朗诵艺术学会 >> 朗诵论坛 >> 学术研究 >> 浏览文章
声音的三元素
 日期:2013年07月03日   浏览:
我们知道声音中的三元素是“音量”“音域”和“音色”,每个人的声音中都包含这三个元素。声音是语言的载体,是语言的质量,是语言的色彩。如果说语言是一部汽车,那么声音就是不同马力的发动机。如果说语言是一个塑像,那么声音就是不同质地的雕塑材料。如果说语言是一幅绘画,那么声音就是不同色彩的颜料。在话筒前,声音的优劣直接影响到语言的承载力,表现力及魅力。
 
1.“音量”
 
每个人声音条件多数是从父母那里继承的,先天的遗传因素占到8成以上。音量的大小取决于声带的长短薄厚、身体气量、共鸣腔体的运用程度及语言环境和习惯的不同。如果我们把音量分为“大”“中”“小”的话,我自己的先天基础条件应该是“中”,不算是个大嗓门儿。这多半是由于共鸣腔体的运用程度及语言环境和习惯所造成的,检擦身体时,医生说我的声带还是挺长挺厚的,只是没有开发利用。后来我接触到专业的练声方法,打开了鸣腔体,改变了语言习惯,正确的运用了气息及发声方法,“音量”可以非常大了,但平时说话时,我的音量还是保持在“中”的分贝。如果你是一个话剧演员,那么对音量的要求就非常高了,没有一定的音量,是无法承担舞台表演的。例:在中戏学表演时,我有个同班同学叫谢韦,是个女生,她的形象非常好,是属于特别上镜的那种,但是声音就成为她的遗憾了。因为戏剧表演的发声训练是非常严格的,需要将声音的力度、亮度及响度全部释放出来,而她的声音是属于那种,由于先天条件的问题所导致的音量小、音域窄、音色沙哑。每当我们做发声练习时,大家就特别注意她,因为老师要求的音量远远超出了她所能承载的音量,而她听到我们都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,自己又不得不做,于是我们就聆听到一声类似“仙鹤”的叫声。这是用大气量猛烈冲击声带,而超出了声带所能,出现的一种超载现象,又叫“冒泡儿”对声带的损伤很大,每当这时,老师就在大家的笑声中终止她的练习,后来,她去了香港,最终也没有从事演艺这一行。虽然说音量是衡量一个戏剧演员的硬指标,而在话筒前,则没有对音量的必须要求,只要不是小的连你自己都听不见就行了。因为话筒就像耳朵,也只适合在一定距离下的一定音量,而距离很短的大音量,声音就会失真或爆掉,听起来会很不舒服。所以说,在话筒前的音量适当就好。
 
2.“音域”
所谓“音域”是指声音从低到高的可用范围和区域。每个人音域的不同,主要也取决于先天条件及用声的方法。而音域是可以通过训练不断拓展的,音域的宽窄,对于一个歌剧演员来说,决定了他所能够承载的作品,而对于一个“声音者”直接影响到语言的表现力。有的人认为,语言不会像歌剧那样对音域的要求吧?没错,语言没有像歌剧那样实实用到两个八度以上的音域,但是音域的宽窄决定了语音的起承转合及语言旋律的构成。就像一只小提琴是无法表现出一步交响曲的。弦乐是由小提琴、中提琴、大提琴,贝司提琴组成的,只有这样的音域才能表现出乐曲的细致入微到气势磅礴。音域的拓展,就是让一个声音者的语言中多几只不同声部的“提琴”,给你组织语言旋律创造更大的空间。例:有一位模仿我的配音员,也是我的学生,在四川一地小有名气,从语言旋律的组织上,应该说还是很有悟性的。他能意识到商业语言与其他语言种类的不同,而且已经在向商业语言的旋律方向探索了。但是音域问题成了障碍他突破的关键,也就是他的声音无法承载他所想表现的感觉,而这种无法承载恰恰是他自己不自知的。他认为只要感觉到位了,就应该全到位了。当然,感觉是非常重要,但是再好的感觉也要通过饱满的声音来表现,而不是一带而过。我们通常所说的音域,是指从高至低的有效发音区域,有些人能发很低或很高的声音,但并不是在声音的有效发音区域内,明显的表现是,声音的饱满度不够,音量明显变小,声音的亮度也欠缺很多。甚至出现气泡音、或伾伾啪啪的杂音,这些其实是超出了有效发音区域的盲音。我的那位学生喜欢追求低沉宽厚的语言氛围,但一句话中至少有两三个字是盲音,他自己还觉得很不错,很陶醉在自己渲染的氛围里,当我指出他的那几处盲音时,他还在问:“什么是盲音啊?”于是我让他把声音提高些,放在他的的有效发音区域,虽然盲音解决了,但又不是他所要的低沉宽厚的感觉了,很是苦恼。所以“音域”是语言表现力的基础,音域的问题不解决,语言的表现力是很难突破的。
3.“音色”
如果说“音量”是语言承载力的关键,“音域”是语言表现力的关键,那么“音色”就是语言魅力的关键。“音量”及“音域”是可以通过训练逐步改善的,而“音色”则是与生俱来很难改变的。一个人的“音色”就像他的长相一样,虽然随年龄的增长会有所变化,但神态是不会改变的。就像一位阔别已久的老友,相见时一定会在他的神态中唤起当年的记忆。声音亦是如此,对一个人的长相和声音的印象,往往是分不开的。比如:中国相声大师侯宝林老先生的表演家喻户晓,侯先生的形象和表情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,当我们在收音机里只听到侯先生的声音时,头脑中也会联想出他的形象及表情。这就说明,声音和形象是具有同等识别性、个性及不可替代性的。可以说声音就是一种形象。因为一个声音反复被听到,就会在听者的记忆中被储存,当这个声音响起时,听者在记忆中被储存的相关信息、如形象、名字、社会属性等就会被调出,从而完成对一个形象、或人物、或品牌、或机构整体的印象还原,这就是为什么商业语言中企业形象的声音总是保持不变的原因。那么声音的特色,其实是让我们记住它的重要因素之一。构成声音的特色一方面与语言旋律及吐字有关,而另一方面,则是由“音色”所决定的。如果我们把“声音”比喻成人脸,那么“音色”就是“五官”,“语言旋律及吐字”既是“表情”,最终形成了我们对他神情的印象。下面我们做个小实验,我们提到几个名字,看看是否在看到名字的时候,能想象出他的声音和形象。郭德刚、小沈阳,赵忠祥,单田芳,(哈!还挺押韵)他们语言中的特色各具不同,除了他们的吐字及语言旋律的极大不同外,“音色”的差别是最明显的。其实我们对“音色”在语言中的识别性是很强的,比如我们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,接听一个你很熟悉的人打来的电话时,多数你会一下听出对方是谁,但是如果对方正好感冒了,你就未必一下能听出对方是谁了。因为听者在记忆中没有储存关于这个“音色”的相关信息,也就无从对号入座了。有人会问,音色如此重要,而音色又是与生俱来很难改变的,对于那些音色不理想或音色有缺陷的人来说,就无药可救了吗?也不尽然!那就要通过对其声音中音色的开发引导及漫长的针对性训练,才会有些许的改善了。就像不漂亮的人想通过美容来变的漂亮,成功率是不高的。
如果我们把“声音”比作一位体操运动员,“音量”就是他健壮的体魄,“音域”就是他所能完成的高难动作的系数,“音色”就是他神采飞扬的表情和无法替代的气度。这样,我们知道了声音中“音量”“音域”和“音色”三个元素的在语言中起到的承载力,表现力及魅力的不同功用,可以依据自己声音中的问题,着手应对。

 

-[转自邢台市朗诵艺术协会http://www.xtls.org/]


分享到: